魏小安:2022年旅游有戲 或恢復到2019年水平
2021-12-26   人氣:1282

    12月22日,中國旅游協會休閑度假分會會長魏小安在中國人民大學中國文化經濟學術論壇發表了題為《快、精、動——文旅展望》的演講。魏小安表示,疫情來臨,旅游首當其沖,如果說其他行業是下滑,旅游業就是垮塌,如果說其他行業是垮塌,旅游業就是雪崩。但是,疫情改變了我們的生活方式,也改變了我們的消費習慣,時間再長一點,被改變的新的消費習慣又可能真正變成習慣。

    魏小安認為,冬奧會舉辦,實際上是旅游復蘇報春的燕子,雖然冬奧會不涉及大眾,也沒有觀眾,但是至少讓大家有了信心。春暖花開,這一波疫情又過去了,大家憋得夠嗆,又得出去玩去了,從這個角度來說,明年中國的旅游有戲。

    他認為,常疫情時代,疫情常態化,我們的生活也需要常態化,我們的旅游也需要常態化。城市休閑和鄉村度假,形成現象級的消費,而且,這種現象級的消費也引發整個市場的變化。

    魏小安估計,2022年,國內游大體上可以恢復到2019年的情況,出入境旅游不算。



快、精、動——文旅展望


    疫情來臨,旅游首當其沖,如果說其他行業是下滑,旅游業就是垮塌,如果說其他行業是垮塌,旅游業就是雪崩,所以2020年我們的旅游業收入下降了70%,本來2019年全國的旅游收入6萬多億人民幣,應該說情況還是比較理想的,我們所創造的GDP占了全國的10%,就業超過了10%,但是疫情一來全垮了。所以2020年我們占國民經濟的比重、我們的就業比重也是大幅度的下降。2021年原來以為情況會好一些,實際上2021年更糟糕,因為2021年的疫情更加復雜,我們現在也說不清楚,整整兩年了,大家感覺怎么疫情沒完沒了了?這種情況我們還說旅游?因為旅游要的是流動,不能流動談什么旅游?2021年,本來到10月中旬我們大體上也恢復到了70%,2020年是損失70%,可是10月中旬以后現在又不好說了,所以現在整個的格局是這樣的格局,那以后會怎么樣呢?

    我對形勢是比較樂觀的,我準備了一個講話稿叫“2022:勝利在望”,結果這篇稿子出來以后很多人反對,說你這個老爺子太能忽悠人了,我們這么困難你還說勝利在望?我說勝利在望怎么了?我覺得有這么幾條。

    第一條,抗疫我們已經有了豐富的經驗,現在從基礎上來說,基本上叫做全民都注射了防疫針,中國是世界第一?,F在藥品的研發,有的消息說已經出來了,有的消息說已經突破了,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因為只有藥品出來才解決根本問題,疫苗只是預防,藥品可以治療,但是至少技術的進步這已經給我們一個信心。

    第二,大家的心態變了,去年疫情剛開始的時候大家是恐懼,尤其是武漢那個時期真是揪心?,F在沒有人恐懼了,就是我這個地方有疫情了,算我倒霉,大家只是緊張,不恐懼了,這是一個根本性的變化。

    第三,就是抗疫的招數,現在看起來中國這套辦法靈。因為這兩年爭議太大了,一開始是甩鍋中國,之后就說中國模式不行,歐美的模式基本上叫“群體免疫”,他們認為自己的模式,第一成本低效率高,第二群體免疫過去大家就沒事兒了,第三歐美人不自由毋寧死。

我們不是這樣,我們這套方式叫做快速響應、精準防疫、動態清零,快、精、動,就這三個字?,F在很多國家也意識到了,中國這套模式是有效的,是很好的,但是學不了,因為他們抄不了作業。這種模式的形成需要社會高度的組織化,需要老百姓確實服從政府,也需要老百姓惜命,我們中國人惜命,美國人、歐洲人不惜命。沒有這三條。學中國的模式就不靈。但是過來說,這就給我們旅游的復蘇提供了基礎。

    冬奧會馬上就要開了,冬奧會舉辦,實際上是旅游復蘇報春的燕子,雖然冬奧會不涉及大眾,也沒有觀眾,但是至少讓大家有了信心。我們可以看到,春暖花開,這一波疫情又過去了,大家憋得夠嗆,又得出去玩去了,所以從這個角度來說,明年中國的旅游有戲。

    我們抗疫措施是快、精、動,對應這樣的情況,是疫情常態化,我們不要想著后疫情時代,到明年也沒有后疫情時代,那都是大家想當然。去年五一,武漢第一波已經過去了,我就出差了,一出差開會,就說后疫情時代怎么樣,我就說不要說后疫情時代。到現在又一年半過去了,我們要說常疫情時代。既然是常疫情時代,實際上在這兩年的過程之中疫情改變了我們的生活方式,也改變了我們的消費習慣,進一步時間再長一點,被改變的新的消費習慣又可能真正變成習慣。

    從旅游的角度來說,最大的變化是長途的觀光旅游基本上淡化了?,F在各個省的規則都是這個,一有疫情不許出省,學生不許出城市。

    這樣的話,就產生了新的現象。第一個現象叫城市休閑,哪兒都不能去了,在城里玩一玩可以吧,所以這兩年城市休閑非?;鸨?,也引發了我們城市很多現象的變化。第二個叫鄉村度假,一把就起來了,比如說古北水鎮,修建的時候建了20個四合院,一直出租很差,去年五一的時候他們想能不能試一試,這20個院子推出來,5分鐘預定光了,半個小時三個月以內預定完了,非常吃驚。很簡單,這是北京的一個特點,北京的特點是北京人不玩北京,因為北京中央國家機關多,大公司多,這些人平常全國到處跑甚至世界到處跑,哪兒有時間?也沒這個興趣玩北京,所以北京的京郊旅游始終起不來。2019年的時候北京的旅游收入一共六千億,其中北京人自己在北京的旅游消費500億,這是一個大坑,怎么填?北京就急了,實際上這兩年疫情一鬧,沒地兒可去了,北京的郊區就火爆起來了,這是北京市場的特點,實際上也是全國性的特點。所以很自然,就是城市休閑和鄉村度假,形成現象級的消費,而且這種現象級的消費也引發整個市場的變化。

    現在全世界關注的是國際旅游什么時候能開通?我昨天下午通過網絡參加了一個國際會議,那些老外說,歐洲在搞疫苗通行證,亞洲能不能搞安全證書?大家都在談這種招兒,而且紛紛寄希望于中國。因為2019年中國的出入境人數1.5億人次,出入境花費3000-5000美元,這么一個大市場,全世界都在盯著。我說這是沒有可能的,至少在明年大家不要寄希望。假如國家說了,出境旅游有限度、有限制的開放,我就問一句,誰敢去?換了你,你敢去嗎?因為出境現在來說,一要有錢,二要有閑,三要有膽,四要不怕麻煩。如果說有限制、有限度的放開中國旅游,就是一句話,手續無窮的麻煩,出去就去吧,回來“2+1”隔離,一共出去一個禮拜,回來要隔離三個禮拜,找這個麻煩干什么?所以我就跟這些老外說,大家不要對中國市場寄這種希望,這種希望恐怕太樂觀了。

    我的看法就是我們處在常疫情時代,疫情常態化,我們的生活也需要常態化,我們的旅游也需要常態化,當然也是三個字,叫快、精、動。

    第一是快,疫情往下走了,比如說這個地方清零了,馬上旅游就得抓住、就得起來,就得抓住這種階段性的商機和區域性的商機,要不然怎么辦?比如說陜西的華清宮,演的長恨歌是非常成功的,原來一天演一場,后來一天演兩場,除了冬天之外。今年就是在夏天的時候一天演四場,為什么?他們就是說,不知道什么時候疫情又來了,好不容易有掙錢的機會,也有人看,那就一天演四場,這就需要快,你沒有這種快,你不知道市場時機什么時候過去。疫情起起伏伏,很自然我們要以快對快,旅游也是起起伏伏,但是它總有起來的時候。

    第二個就是精。因為出去的機會少了,實際上對品質的要求更高了,高品質的旅游產品一定意義上就意味著價格往上漲,高品質一定是高成本,優質低價是違背經濟規律的。去年很多省都違背規則,比如說武漢第一個宣布對全國醫藥人員免費,這很好,這代表武漢人民對全國人民的感謝之情,但這是階段性的。跟著很多省都在學,不斷對醫藥人員,跟著就對所有人免費。那我就問了,把景區當作什么來看?景區是個事業單位嗎?如果是事業單位,財政補貼,就沒二話。但景區是企業,把企業要求成事業單位,要求對社會做公益和做貢獻為主,這種要求顯然是錯的??墒沁@樣違背經濟規律的政府行為普遍化,旅游還振興?想都不要想,那叫雪上加霜,等著找死,或者就兩條路,一條就是等死,一條就是找死。

    當然也有很多雪中送炭的和各種補助的政策,但是我想既然我們提倡精品,相應的價格就得浮動,市場情況不好,價格下來了,市場情況好,價格就得上去,怎么就不行?

    現在好像一漲價就涉及到老百姓的利益,這和老百姓一毛錢關系都沒有。精品旅游不是大眾旅游,大眾旅游價格要便宜,中產的旅游是中等價格,高端的旅游那就是高等價格。我們多年以來就希望中國有一批高端旅游產品,但是我們總覺得涉及到老百姓,高端不涉及老百姓。比如說全國講住宿最貴的,上海的養云安縵,一個院子六間房,一個晚上八萬塊,我看完了就說這八萬塊確實是質價相符,甚至性價比很高。我在那里住一晚上,都有點心疼,晚上聊天聊到十點,我出去在院子里轉了一圈,回來繼續聊天,十二點我又轉了一圈,早上六點爬起來又轉了一圈,八點鐘又轉了一圈,我就在不同的時段來體驗這個院子,我才覺得這八萬塊不白花,要不然昏昏沉沉十點就睡覺,太冤枉了。這樣的東西全世界頂級的專家過去和消費者過去,都認為這是好東西,那就對了,有這樣精品性的東西才代表我們中國的旅游形象,才代表我們的水平。

    第三個就是動,因為疫情要動態清零,我們就要跟著動,允許跨省游,大家來玩一玩,不允許跨省游,就在省內玩一玩。真的是有好處,比如多少北京人從來不知道北京有這么多好玩的景點,這兩年沒地方去了,都知道了,很多省也是這樣。這些事情,實際上有助于我們在動的過程中對我們的文化、對我們的景觀有更深入的體驗。

    所以快、精、動的抗擊疫情策略,我們也是快、精、動的文旅策略,假設到明年,比如說一個地方鬧了一次,現在的經驗基本上40天完全清零,快的30天、20天,像上海這次半個月危機完全解除,這就意味著一年中,多數時間是正常狀態,那怎么就不能發展旅游?完全可以做。

    所以我估計,到明年我們大體上可以恢復到2019年的情況,當然出入境旅游不算,如果就國內旅游比較,甚至可能超過海南島,海南島在去年8月份就恢復到疫情前的水平了,今年全年下來會超過50%,這就很棒了。

    但是就要求文旅行業轉型,比如說旅行社,2019年全國5萬家旅行社,現在能夠活著的大概只有一萬家,倒閉的有2萬家,“僵尸”大概有2萬家,能活著的大概就一萬家,而且這一萬家在產業鏈的運轉上基本不起作用。旅行社是80年代、90年代最重要的企業,現在完全不同,所以就要求我們這個行業轉型升級,來對應疫情常態化,來謀求新的發展。

    所以我說,2022勝利在望,我也希望2022我們有更多的機會出去玩一把,像我們這種會就應該在景區開,這才能體會到文旅的融合,體會到我們大好的河山。

轉自:中國網

丁香五月,开心五月,综合网,精品国内在视频线2019tv,无码av免费中文字幕dvd,杨幂合成高潮视频在线观看,好看中文字幕丝袜第1页,国产日韩在线时看高清视频,色噜噜2019最新在线视频